• 當期期刊:《傳記文學》676 期

中華民國一○七年(2018 年)九月一日出版

胡適與錢穆俱為現代中國思想史上的知名通儒,遭逢清末民初以降中西衝突變局,知識分子紛尋救亡圖存道路之際,兩人面對中國文化的態度卻全然不同。胡適主張應批判地「整理國故」,爬梳剔魅,「捉妖打鬼」,全盤西化;錢穆則心存「溫情敬意」「為故國招魂」,維護傳統,「繼往聖絕學」,力抗西潮。胡、錢早年相遇,後隨學術觀點、社會認知、時事看法歧異而漸行漸遠,分道揚鑣,卻又在「反共」問題立場一致,儘管彼此所持理由「同中有異」。從他們的交往行止與思想論述,正能體現五四一代學人「中西新舊」抉擇的複雜性。

本期特稿

「打鬼」與「招魂」——胡適、錢穆的共識和分歧(上)(文/周質平)

胡適對中國文化的態度,基本上是反省與批判,在他看來,中國傳統文化裡,還有許多「陰魂不散」的鬼魅,而「捉妖打鬼」,成了整理國故的首要工作;錢穆對中國文化的態度則可以「溫情」與「敬意」二語概括之,對胡適承認「事事不如人」的「民族自譴」是深不以為然的。余英時先生悼念他老師錢穆的文章便以「一生為故國招魂」為題,道盡其一生志業之所在。於是「打鬼」與「招魂」,成了胡、錢兩人在面對中國文化時不易調和的兩種取向。胡適要「打」的「鬼」,往往就是錢穆想「招」的「魂」。

蔣家內務女副官「蔡媽」的身影(文/邵銘煌)

蔣中正侍衛人員,不管內外,在心目中有一位神祕卻具某種威勢的女性人物。尤其是一九五○年三月蔣在臺北復行視事以後,官邸工作人員無不對她懐有幾分敬畏。她就是蔣夫人的貼身侍僕,人稱的「蔡媽」。論與夫人的親密度,除孔二小姐令偉之外,不作第二人想。從蔣委員長到蔣總統,從抗日戰爭到國共內戰,從大陸到臺灣,蔡媽都被安排在官邸,隨侍蔣夫人,料理內務。由於蔡媽深居蔣家官邸,極少公開露面,即使隨從蔣家人出訪遊歷,都是低調現身在生活照片之中,須經仔細端詳,方能發現她的身影。

讀史之頁

汪精衛《雙照樓詩詞稿》讀後(下)(文/葉嘉瑩口述.李云整理)
留美學思知多少——基於《胡適許怡蓀通信集》的新解讀(文/尤小立)

蔣永敬先生逝世紀念

追隨半世紀:懷念永敬蔣公(文/呂芳上)
對蔣永敬老師的點滴回憶(文/高純淑)
恩結學術緣——憶蔣永敬老師(文/林桶法)
真心真情的長者——憶蔣永敬教授(文/吳淑鳳)
永敬師長永遠活在我們心中(文/孫宅巍)
永敬蔣公(文/楊奎松)
與歷史同生共長——紀念敬愛的蔣永敬老師(文/呂晶)

烽火金門

探析八二三砲戰首日太武山翠谷營區遭擊事件之始末(中)(文/鄭瑞堅)

紅色記事

胡風分子「三劍客」的卓異人生(三)(文/裴高才)
文學天才是這樣被摧毀的——記路翎兼及「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下)(文/趙映林)
毛澤東時代又一筆倒帳——周素子家族赤難(文/裴毅然)

歷史與人物

困頓鵲起的煙台海軍學校(人物篇:師長)(一)(文/應紹舜)
樂與怒:黃家駒的一生與 Beyond 的光輝歲月(十三)(文/左安軍)

時代憶述

十年顛沛一頑童(九)(文/王正方)

史料與史學

中央工作日記(一四七)(阮毅成/遺作)


© 2014 傳記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電話:+886-2-8935 1983  傳真:+886-2-2935 1993
地址:11670 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六段 85 號 7 樓  電子郵件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