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期期刊:《傳記文學》679 期

中華民國一○七年(2018 年)十二月一日出版

基督新教在臺灣傳播福音,主要有兩個階段:第一次是在十七世紀,以荷蘭傳教士為主;第二次則是在十九世紀,由英國傳教士所推動。儘管宣教的對象有所差別,前者是平埔族,後者則是平埔族和漢人,這兩個階段都是以臺南府城為傳教中心。由於荷、英傳教士專業程度不同,荷蘭傳教士是由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職員兼任,英國則是專業的傳教士,所以兩者的傳教熱忱也有差別,造成的影響程度也不一。不過,無論是荷蘭傳教士或者英國傳教士,他們或開辦教育,或以行醫傳教,透過這兩種方式進行宗教啟蒙,一方面傳播基督福音,一方面也為臺灣早期的現代化奠定基礎。經由傳教士的媒介,臺灣引進、吸收了西方的現代性,並在與臺灣本地的傳統文化習俗扞格的過程中,兩者逐漸調和,發展出獨特的相處之道。臺灣早期的這段歷史,見證了華、洋文化雜處融合所必然經歷的摩擦、調適過程。本期封面,追溯荷蘭與英國傳教士喬治.甘治士、馬雅各等人的足跡,細說西洋傳教士高貴的宗教情操,慈悲為懷的人道主義胸襟。

本期特稿

基督教在臺南三百年(文/蕭文)

臺灣先後有荷蘭與英國的宣教士來宣教,二者有不少差異,影響到宣教的效果。 第一、在專業方面,荷蘭宣教師為兼任宣教士,欠缺宣教最需要的熱忱,因此,碰到困難就退縮;英國宣教師為專任宣教士,具宣教熱忱,因此,他們能克服種種困難,奠定基督教在臺灣的基礎。 第二、在傳教方法方面:荷蘭宣教師以行政權力推動傳教,欠缺關懷,無法滿足民眾的有效需求(Effective demand),難以獲得民心;英國宣教師以「醫療傳教」主導的關懷為主,滿足民眾的有效需求,表現出基督教關懷與愛心的基本精神,獲得民眾的愛戴。 第三、在傳教對象方面:荷蘭宣教師以平埔族為宣教對象,宣教中心在新港,現在的新市;英國宣教師的宣教對象為平埔族與漢族,宣教中心在府城,即現在的臺南市。荷蘭宣教師面對的平埔族為放牧社會型態,他們沒有文字;英國宣教師面對的平埔族與漢族為農業社會型態,他們使用漢字。 西方基督教宣教師來到臺灣,開啟臺灣與外界接觸的新一頁,這一頁從臺南開始。臺南是東西文化交流的前哨站,基督教帶來的西醫制度與西式教育制度,都在這裡首先實施。西方文化與制度衝激臺灣原本的文化與習俗,在磨擦、調適與融合的過程中,為臺灣文化注入新的因子。

行醫辦學、關注社會、情繫中國——加拿大傳教士馬林的人生(文/徐立剛)

在基督教於中國的發展中,來自加拿大的馬林,是一位有著多重貢獻的人士。他不僅是一位虔誠敬業、樂於奉獻的傳教士、富於仁愛之心、職業精神的醫生,還是位關注現實、有正義感的社會活動家。從二十六歲至六十七歲,他將人生的美好年華基本都奉獻在中國,傳播近代文明,促進當地醫療、教育、宗教事業的發展與社會進步。 南京鼓樓醫院(南京大學醫學院附屬鼓樓醫院),是馬林在中國醫療事業的見證,這間始建於十九世紀末的醫院,如今規模已蔚為大觀,在鼓樓醫院歷史紀念館裡,由從美國納什維爾教會檔案館、加拿大的馬林家裡收集的照片檔案和文物,反映了當年創建時篳路藍縷的艱辛歷史。

杏林春暖

林可勝醫師的「學術出版清單」看到「文武雙全」的大英雄:兼論對臺灣醫學深遠的貢獻(文/施維貞)

歷史與現場

異域梅魂——泰北孤軍奮戰記(下)(文/陳漢廷)
從美國國安解密檔案看印尼一九六五年政變事件(下)(文/陳鴻瑜)

民國春秋

韓復榘與他的教育廳長何思源(文/劉運華)

紅色記事

胡風分子「三劍客」的卓異人生(六)(文/裴高才)
重新評價華國鋒:華、鄧關係與行事風格之比較一九七六—一九七八(文/張士峰)

歷史與人物

困頓鵲起的煙台海軍學校(人物篇:師長)(四)(文/應紹舜)
樂與怒:黃家駒的一生與 Beyond 的光輝歲月(十六)(文/左安軍)
馬克斯‧鮑爾:將民國打造成軍國(文/余杰)

隨筆漫談

柳亞子心折魯迅(文/計緯)

史料與史學

中央工作日記(一五○)(阮毅成/遺作)


© 2018 傳記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電話:+886-2-8935 1983  傳真:+886-2-2935 1993
地址:11670 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六段 85 號 7 樓  電子郵件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