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期期刊:《傳記文學》664 期

中華民國一○六年(2017 年)九月一日出版

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旋即陷入國共內戰泥淖。隨著戰事失利,軍費支出膨脹,加上幣制和經濟改革失敗,通貨急遽貶值,局勢日漸惡化。此時,國民黨內部派系傾軋,外則美國對華局勢開始觀望,蔣介石迫於內外形勢,策劃引退並積極準備在台另起爐灶。央行運金至台灣、廈門是蔣布局的重要關鍵,於是蔣在下野前夕透過先支國庫半數(黃金、外匯與銀圓)的「預支軍費」案進行移轉。其中,運抵廈門的黃金,係蔣可直接支配,無須再經央行或財政部之手,也是支持蔣嫡系部隊與中共在大陸周旋,為台灣爭取時間所需的軍事預算。然而,在蔣指揮分配軍費黃金的「嚴控」下,卻也發生財務署署長吳嵩慶違旨擅運黃金至廣州,以及東南區補給司令何世禮以槍兵脅迫強取黃金之事。

本期特稿

蔣總裁嚴控下軍費黃金的兩個「擅自支出」(文/吳興鏞)

一九四九年,雖然國府在大陸各地軍事惡化已到不可收拾,但是台北財務署保管的黃金還是繼續往各地區輸送,而廈門所存金銀只有聯勤總司令郭懺或財務署署長吳嵩慶兩人所簽文件可提用。八月三十日,吳嵩慶因徐堪數次電話催運台金,乃一面電渝報告,一面商先運七萬兩,以五萬兩留穗,二萬兩轉蓉。此次行動未獲蔣的最後批准,後蔣手批「為何不先呈報、擅運」之語,突顯吳氏並不瞭解黃金銀圓只用來支撐蔣忠誠的嫡系部隊。九月又發生東南區補給司令何世禮以槍兵脅迫強取黃金之事,後顧慮何氏與陳誠的關係,僅予以警告,搶金事件於是不了了之。

一九三○年代《濤聲》週刊的「胡適批判」(文/尤小立)

一九三一年八月十五日,《濤聲》週刊創刊,由著名報人、作家曹聚仁任主編,上海群眾書局出版發行。初期的撰稿人是曹聚仁及四弟曹藝和夫人王春翠,以後隨著曹禮吾、陳子展、周木齋、黃芝崗等人的加入,漸漸形成影響,並且引起魯迅的注意。隨著「九一八」事變的爆發,與國族危機和抵禦侵略相關的內容形成《濤聲》的一個重要議題,甚至於「胡適批判」,與此也不無關聯。胡適之所以成為箭垛,一方面是他身為五四領袖的地位轉變;另一方面是他對日主和的溫和態度引起《濤聲》撰稿人的不滿。即使胡適主「戰」,也讓他們不放心。

樂與怒:黃家駒的一生與Beyond的光輝歲月(一)(文/左安軍)

蘇屋邨有著一個非常奇特的傳統——它幾乎成了香港巨星的搖籃。二十世紀五○年代之後,從那裡走出了無數傑出的藝人,他們涉足領域廣泛,其中最為奪目的非音樂莫屬。一九六二年六月十日,黃家駒便出生在香港九龍深水埗區蘇屋邨。對音樂產生最初的想像,源於家駒十二三歲時與哥們的一次交談,喚醒了他體內沉睡的音樂種子。十七歲時,家駒邂逅了他生命中的第一把吉他,徹底改寫了他的命運。儘管受到父母的反對,但他玩音樂的熱情愈漸高漲,也影響弟弟家強學習鍵盤,踏上音樂之路。之後,更結識李榮潮、葉世榮、鄧煒謙等人合組樂隊,展開Beyond的奮鬥歷程與光輝歲月。

海軍史話

困頓鵲起的煙台海軍學校(學校篇)(上)(文/應紹舜)
初冬梅綻——記信陽艦三門灣戰役始末(上)(文/胡平生)

追思懷念

懷念恩師辛志平校長兼憶竹中生活(文/劉東波)

歷史與人物

辛亥元勳徐紹楨(文/趙子雲)
胡秋原抗戰「四重奏」(三)(文/裴高才)

歷史與現場

東山戰曲──聯合作戰總指揮胡璉的困惑(下)(文/陳漢廷)
我在沙烏地阿拉伯王室擔任御廚(八)(文/王楓)

讀史之頁

武士嵩將軍《大漠男兒》讀後感(文/陳瑞山)

隨筆漫談

德齡公主記憶中的沙市(文/張俊)
外交笑談(四)(文/蒙古大夫)

史料與史學

中央工作日記(一三五)(阮毅成/遺作)


© 2014 傳記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電話:+886-2-8667-5461 傳真:+886-2-8667-5476
地址:23141 新北市新店區民權路 115 號 8 樓 電子郵件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