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期期刊:《傳記文學》691 期

中華民國一○八年(2019 年)十二月一日出版

一九三五年二月,瞿秋白遭國民政府軍隊逮捕,並於六月十八日在福建省長汀縣槍決。瞿秋白是中國共產黨草創時期的重要人物,在陳獨秀被免職後,擔任黨內最高領導人。他曾前往莫斯科擔任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團長,卻捲入與米夫、王明的政治鬥爭。返國後,又因「立三路線」,再度身陷政治的漩渦,一九三一年中共召開六屆四中全會,瞿秋白被扣上「左傾教條主義」的帽子,黯然下臺。   政治險惡無法掩蓋瞿秋白的才華洋溢,他是一位嫻熟俄語的文學家。瞿秋白在監禁期間,將自己從文人轉變為政治家的心路歷程,轉化成《多餘的話》;然而,這部遺作卻成為「文化大革命」的批判對象,遭受砸墓毀墳的待遇。他的曲折境遇、不平凡的人生,充滿悲劇的氣息,呼應了動盪不安的大時代,留給後人無限的感慨。

本期特稿

瞿秋白被捕就義始末—以北平《世界日報》相關報導為中心(文/肖伊緋)

關於瞿秋白被捕就義的事蹟與史實,近年來多有披露,公佈的史料來源大多出自中共黨史文獻及部分當事人晚年的憶述(如執行槍決密令的黃埔名將宋希濂)。這些史料文獻,自有其獨特的歷史價值,但對整個事件的歷程 細節尚有不夠明晰之處,且未能與當時的公共傳媒領域對這一事件的公開記述與報導互為補證,因之呈現出要麼缺乏「現場感」而過於概括性表達,要麼具備「現場感」卻又偏向於感性化表達的特徵。從這個意義上講,現有關於瞿秋白被捕就義的史料文獻,仍令人感到歷史信息不十分充分,歷史細節亦不夠確切。正是基於這一感受,筆者以為相關史料還可以進一步挖掘,相關歷史信息應當盡可能豐富,以期更為深入縝密的還原歷史「現場」,更為明晰確鑿的探研歷史「真相」。

就死前夕,瞿秋白發出的戰鬥檄文——《多餘的話》(上)(文/艾葉)

瞿秋白是中共黨內早期領導人裡民主作風、文明程度、學識水準最優秀的一份子,但是他的遭遇卻是最悲 慘的。他是中共黨內最早被自己的黨出賣,被自己的同志陷害,卑鄙地把他推給敵人,假敵人之手慘遭殺害的第一 人。   他臨終前撰寫的《多餘的話》,是中共領導人犧牲後留給黨內外最具爭議的一篇文字,國民黨說它是「懺悔 錄」,共產黨說它是「自白書」。國民黨槍殺了他,卻又對他表示同情;共產黨迫害了他,遺棄了他,把他推給國民黨,假國民黨之手消滅了這個「多餘的人」,卻又誣陷他是叛徒。國共兩黨都利用他和他的《多餘的話》,大造輿論,進行政治鬥爭。

東南亞史話

從美國解密檔案看一九七二—一九七三年美越巴黎談判(上)(文/陳鴻瑜)
我有幸採訪時遇到泰皇蒲美蓬—中南半島傳奇見聞(上)(文/寇維勇)

歷史與現場

知其不可而為之─一九四九年臺灣鐵路管理局搶運中國大陸鐵路器材的努力與困挫(文/溫文佑)

中研院逸事

「老虎亦有打盹時」:從何炳棣的故事說起(文/潘光哲)

追思懷念

榕城君子王孝泉(下)(文/吳甦)

海軍史話

困頓鵲起的煙台海軍學校 (人物篇:記海軍第一次全國性招生)(十)(文/應紹舜)
五、塵封半世紀的航海手札:往復在油輪與散裝船當船長的甘苦(下)(鍾漢波/遺作.鍾堅/整理)

書評書目

山頂獨立,海底自行(文/王德威)

讀者書簡

英烈長空讀後記—再述二一八武漢空戰(文/何邦立)

史料與史學

中央工作日記(一六二)(阮毅成/遺作)


© 2019 傳記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電話:+886-2-8935 1983  傳真:+886-2-2935 1993
地址:11670 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六段 85 號 7 樓  電子郵件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