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期期刊:《傳記文學》678 期

中華民國一○七年(2018 年)十一月一日出版

民國肇建,西方文明與思想紛入中國,對固有的傳統、文學與思潮造成衝擊。在此新舊交替之際,孕育出許多遊走於政壇與文化界的文人菁英。雖說「文人相輕,自古使然」,但其中亦有不同的異數,章士釗與李大釗兩人的交誼,即是正面且人性溫暖的例子。章士釗(一八八一—一九七三年,字行嚴),為著名報人、學者及政治家,曾發行《甲寅》月刊、日刊與週刊,任北京大學教席,擔任北洋政府官員,以無黨派身份,出入國、共兩黨之間。李大釗(一八八九—一九二七年,字守常),以馬克思主義者及中國共產黨創始人身份為人所知。因為《甲寅》月刊之故,李大釗得以文字與章士釗相知,繼而在工作與仕途上受章士釗提攜與義助。章、李在思想取向與政治立場上有相當大的歧異。章士釗從早年的開放進步思維,轉而漸趨保守;李大釗則堅守共產主義道路,始終如一。兩人雖「賦性與思想」迥異,無法相偕共事,但是早年建立的友情,卻能夠超越政治與思想的對立。即便李大釗最終因理想殉道,但章士釗還是想方設法奔走營救,代為照顧李大釗的家人,堅定、延續了兩家人的情誼。章士釗對李大釗患難真情,可謂是「非比尋常風義的生死之交」,值得稱頌。


本期特稿

從美國國安解密檔案看印尼一九六五年政變事件(上)(文/陳鴻瑜)

一九六○年二月十七日,緬甸南部江拉盆地中的孟白了,這是一處群山環繞靠近湄公河的一處河岸,河的對面就是寮國。此處建有一個叫「大興」的碼頭,係方便泰國南部的汽艇上溯來此處靠岸——孟白了是被稱為「九十三師」的滇緬孤軍的補給要地。這原是個相當寧靜的地方,忽然天空響起了飛機轟鳴的引擎聲,一架沒有徽號的運輸機低飛衝場降落於與碼頭相連的機場——一座剛擴建完成的機場,是由孤軍興建的。建機場是一九五九年江拉游擊隊總部推行的「興華計畫」的一部分。這計畫的目的就是國府期望將滇、緬建設成「陸上第一反攻基地」。要建基地,必須運來大量物資和人員,於是建設機場便成首要工作。

非比尋常風義的交誼——章士釗與李大釗的友情(文/王世儒)

章士釗在張次溪編寫的《李大釗先生傳》一書的〈序言〉中曾寫道:「次溪謂守常身後,凡營葬、募捐諸事,余妻曾為出力,意不過是尋常風義,然次溪視寒家與守常之交誼,豈尋常風義所可限哉!」于此深切表明,章士釗與李大釗之間有著非比尋常風義的交誼。
章、李二人,原本互不相識,了無瓜葛。他們的相識,進而結為摯友,是一九一四年在日本開始的。關於兩人的交誼之始,章士釗曾有詳細的文字記述:
一九一四年,余創刊《甲寅》于日本東京,圖以文字與天下賢豪相接,從郵件中突接論文一首,余讀之,驚其溫文醇懿,神似歐公,察其自
署,則赫然李守常也。余既不識其人,朋遊中亦無知者,不獲已,巽
言複之,請其來見。翌日,守常果至,於是在小石川林町一斗室中,
吾二人交誼,以士相見之禮意而開始,以迄守常見危致命於北京,亙
十有四年,從無間斷。

杏林春暖

走過四分之一世紀的中華民國比較病理學會(文/劉振軒)

文人群像

「打鬼」與「招魂」——胡適、錢穆的共識和分歧(下)(文/周質平)

歷史與現場

異域梅魂——泰北孤軍奮戰記(中)(文/陳漢廷)

史論新議

方先覺曾否降日之研究(下)(文/阮大仁)

紅色記事

胡風分子「三劍客」的卓異人生(五)(文/裴高才)

歷史與人物

困頓鵲起的煙台海軍學校(人物篇:師長)(三)(文/應紹舜)
樂與怒:黃家駒的一生與 Beyond 的光輝歲月(十五)(文/左安軍)

時代憶述

抗戰後期的見聞(楊承祖/遺作)
十年顛沛一頑童(十一)(文/王正方)

史料與史學

中央工作日記(一四九)(阮毅成/遺作)


© 2018 傳記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電話:+886-2-8935 1983  傳真:+886-2-2935 1993
地址:11670 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六段 85 號 7 樓  電子郵件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