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期期刊:《傳記文學》684 期

中華民國一○八年(2019 年)五月一日出版

五四運動屆滿百年,這是一場意義深遠的思想啟蒙運動,引進多元思潮,也改變了全中國上下的命運。當年的運動健將為了經世濟民,以一己之力做起點,試圖在各層面發揮影響,既是多元思潮,便會產生理念歧異之爭,進而導致運動健將們漸漸分道揚鑣,令人惋惜。隨著中國局勢的變化,他們雖致力發揚當初的五四精神,但在排山倒海而來的革命浪潮下,政治與文化理念的實踐卻舉步維艱。然而,吾人又從中獲得了那些體悟呢?近年來,台灣政治社會運動風起雲湧,何妨以當年運動經驗做為借鏡,共謀改善社會之途。透過本期對五四運動及相關人物的深入探討,希望能讓讀者有更多的啟發。

本期特稿

極左與極右,皆自「五四」始 ——以胡適在一九四七、一九四八年「五四」紀念活動中的言論為中心(上)(文/肖伊緋)

胡適於一九四六年九月出任北京大學校長之後,歷經一九四七年與一九四八年兩次「五四」紀念活動。其中,一九四七年的紀念活動,胡適曾親自出席活動,並多有言論;一九四八年的紀念活動,胡適雖未曾出席活動,仍有相關言論。這些散見於平津地區報刊中的胡適言論,以北平《世界日報》的報導內容最為集中與充分,對研究「五四運動」以及胡適所倡舉的「五四精神」,均有一定價值。但因《胡適全集》搜集整理這一時期的胡適言論時,未能採用《世界日報》,致使所據文獻底本不佳,內容缺失較多,甚至還有一部分文獻失收,導致長期以來對這一時期的胡適言論的研究不夠深入,未能引起學術界足夠重視。為此,筆者搜尋、整理與初步解讀了這些胡適言論(以及 傅斯年、沈從文等人的言論),以期對胡適在北大歷經的最後兩次「五四」紀念活動的實情及其影響予以較為充分的考證與說明。

傅斯年和段錫朋──兩位五四青年的別樣人生(文/齊悅)

傅斯年和段錫朋都是近代中國胸懷天下的新型知識份子,文化教育界達人,他們同在北京大學求學,富有熱忱,不滿現實,對未來懷有浪漫憧憬,面對內憂外患,他們敢於和腐化勢力抗爭,成為五四運動重要的學生領袖,建立起深厚的友誼。兩人日後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實踐著書生報國的兩種模式:學術研究或是學者從政。他們的性格、稟賦、志趣各有不同,人生境遇和成就亦是不同。他們始終互相欣賞,惺惺相惜,三十年來並肩奮鬥,努力實現人生理想,而又都在大有可為之年離開人世,他們的理想源於動盪的時代,也受制於這個時代。

胡適研究

《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初稿補遺》之補正──與雷震相關部分(上)(文/劉廣定)
對江勇振胡適研究的幾點評議(文/張耀杰)

中研院逸事

胡適和蔣介石「抬槓」之後(文/潘光哲)

歷史與現場

從土山集到雙堆集──胡璉中原戰戰紀(下) 附:中野一縱第二十旅吳忠部在雙堆集的戰鬥(文/陳漢廷)

海軍史話

困頓鵲起的煙台海軍學校 (人物篇:記海軍第一次全國性招生)(三)(文/應紹舜)
二、塵封半世紀的航海手札:由軍艦服勤到退伍轉業(上)(鍾漢波遺作.鍾堅整理)

歷史與人物

臺灣「客家學院」成立的經緯―謹以此文紀念國立交通大學前校長張俊彥院士(文/賴澤涵)

書評書目

五四新文化(文/唐德剛)

史料與史學

中央工作日記(一五五)(阮毅成/遺作)


© 2019 傳記文學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電話:+886-2-8935 1983  傳真:+886-2-2935 1993
地址:11670 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六段 85 號 7 樓  電子郵件信箱:[email protected]